好儿女 敬爸妈 家和万事兴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社区搜索|新手帮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享悦生活 >

小区怎么改?居民出主意_生活

鲁谷街道仨老旧小区今年启动改造

小区怎么改?居民出主意

  北京日报记者 赵莹莹

  《2020年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方案》提出,北京今年将开工老旧小区综合整治项目80个,石景山区鲁谷街道五芳园、六合园南、七星园南三个社区位列其中。老旧小区怎么改?街道邀请居民出主意,突破产权单位多、物业管理单位多等难题,寻求最大公约数。

  现场支摊儿广征民意

  “停车位少、上下水管线严重老化、屋顶漏水,这是居民反映最多、最想改的地儿。”提起社区居民的需求,六合园南社区党委书记,也是物管会主任的于雄伯如数家珍。

  六合园南社区建成于1993年,砖混结构的房屋,经过27年的风吹日晒雨淋,早已是“年老多病”。“总结起来就是,一层堵、顶层漏、其他层窗户会飘雨。”今年72岁的孙小平在社区住了20多年。她说,老街坊们多年来盼望小区搭上改造的“春风”,为老房子“治治病”。

  2020年,老街坊的盼望终于有了回应。以鲁谷街道为实施主体,将五芳园、六合园南、七星园南三个社区纳入2020年北京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名单中,改造面积26.7万平方米,涉及4089户居民。

  “老旧小区怎么改,居民说了算。什么不行就改什么、缺少什么就补什么,尽可能尊重群众意愿。”一开始,鲁谷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先侠就将“群众点单、政府配菜”定为综合整治工作的首要原则。

  5月2日第一次入户,由社区居委会、物管会委员、设计团队三方组成的入户小组,就给六合园南社区的630户居民送去《老旧小区改造工程项目明细及征求意见表》。屋面防水、外墙粉刷、楼梯间粉刷、更换排污水管网……基础类和自选类的18项改造明细,都一一列在了意见表上,居民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现场解答。

  鲁谷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入户向居民讲解改造方案。

  与此同时,兼任物管会副主任的孙小平,也在社区门口支起了“摊儿”,现场解答街坊们的疑问:“街坊邻居都认识我,有什么话愿意跟我说。听取大家伙儿的意见,监督第三方的工作,也是物管会要发挥的职能。”

  改造“菜单”力求精准

  5月15日,六合园南社区入户小组完成了三遍“覆盖调查”,小区内70%居民的意见都拿到了手。经过梳理整理后,物管会委员和设计师就小区综合整治的设计方案展开第二次商榷。

  “居民普遍反映,楼前的挡土墙还是得拆掉,挤出来的空间能增加点停车位。”于雄伯提道。设计师凌雪记下需求,准备吸纳到改造方案中。“在方案最终确定之前,我们还要多次征求居民意见。”

  这几日,街道也在认真梳理入户调查的情况,有针对性地设计改造“菜单”。“老旧小区改造必须向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发力,将有限资金用在‘刀刃’上。”李先侠介绍,此次纳入改造的三个老旧小区有着“三高、四低、五多”的特点。“三高”是指居民老龄化程度高、房屋安全风险高、居民诉求率高;“四低”是指居民收入低、物业费标准低、物业费收缴率低、居民满意度低;“五多”则是产权单位多、物业管理单位多、房屋类型多、历史遗留问题多、小区出入口多。

  “3个社区、7个院落,涉及45个产权单位和15家物业公司,要协调的工作真是方方面面。遇到矛盾,躲避可不成,就得迎难而上。”李先侠说,针对产权单位多、物业公司多这两多,街道已明确,通过授权委托的形式,由统一的物业公司接管公共区域管理。

  引入社会资本探索“鲁谷模式”

  《2020年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方案》提出,要积极探索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后长效管理机制。李先侠介绍,纳入改造的三个社区要探索建立“物业先行、整治跟进,政府支持、企业助力,群众参与、共治共享,资本运营、反哺物业”的“鲁谷模式”。具体说,基础类改造由财政资金投入,新建停车综合体、自行车棚改造等提升类改造拟引入社会资本进行投资。街道将授权资本方通过运营区域内低效闲置空间、停车管理权、广告收益等来获取回报,但其必须承诺,在整个运营期内,拿出一定比例的收益用于反哺物业收入缺口,最终实现老旧小区有人建且有人管。

  就在前天,六合园南社区完成了物业确权工作,拟将应急物业选聘为正式物业,并定了商品房1.7元/平方米/月的物业费标准。“按这个标准,我每年的物业费是2258元,只要服务好,这钱我愿意出。”孙小平说,今后物管会又多了一项工作,那就是监督物业服务。

上一篇:突如其来的头痛 牵出两颗“定时炸弹”_生活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+友情链接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