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儿女 敬爸妈 家和万事兴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社区搜索|新手帮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家讲坛 >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_历史
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

梁启超丢了鈥溠逾澲

梁启超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

梁启超丢了?й???У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

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

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
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梁启超丢了鈥溠逾澲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
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
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
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

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

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梁启超丢了鈥溠逾澲
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
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

点击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--

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梁启超丢了“腰子”之后梁启超 1926年初,任教于清华国学院的梁启超,因尿血症久治不愈,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后,认为他的左肾生瘤,劝其做肾脏切除手术。梁启超本有入院手术之意,却遭到了不少亲友故旧的反对,众人力劝他不要轻易进洋人开办的医院,这个以西药和手术刀为主的医院并不保险。有人还说患此病者许多都是靠吃中药而痊愈的,只要梁氏照中医开办的方子吃上几味中药,说不定立即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云云。在众论分歧,莫衷一是的情形中,梁启超思虑再三,对劝说的友人曰:“协和为东方设备最完全之医院,余即信任之,不必多疑。”遂不顾朋友们的反对,毅然住进北京协和医院,并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。极其不幸的是,手术中却被“美帝国主义派出的医生”、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与其助手,误切掉了健全的“好肾”(右肾),虚弱的生命之泉只靠残留的一只“坏肾”(左肾)来维持供给。这一严重后果,梁氏与其家人当时并不知内情,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后,在协和方面吱吱唔唔的解释、哄骗、蒙蔽下,梁启超稀里糊涂地出院回到天津家中疗养。梁氏出院之后,尿血并未停止,病情当然也不会好转。于是,梁家与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开始犯起了唧咕,怀疑是协和“猛浪”和庸医误珍,割错了“腰子”。这个怀疑一经提出,很快在学术界小范围形成共识并慢慢向外围扩散。未久,梁启超被协和医院“错割腰子”之事,在社会上盛传开来并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。而此时的协和医院仍像什么也未曾发生一样,对此事闭口不谈,当然更不存在承认错误,登门道歉、商谈赔偿,挽救病人于危难等等问题。梁启超之弟梁仲策在《晨报副刊》发表《病院笔记》,披露了这起“医疗事故”,与梁氏家族友善的北大西语系著名教授、曾与鲁迅论战经年的“现代评论派”的代表人物陈西滢等被协和的傲慢做法所激怒,出于同情和义愤,陈西滢于5月9日,率先在自己主编的《现代评论》上披露内幕,质疑协和医学院院方负责人和医生的所作所为已对病人构成危害。陈氏的文章一经刊出,社会震惊,舆论大哗。或出于同情,或出于义愤,或出于无知,或出于对西医的仇恨和对中医和爱护,或是什么也不为,只是借此观看几方的尴尬和热闹,或处于幸灾乐祸等等不同的心态,坊间和知识界附和陈西滢之说者甚众。梁启超的弟弟梁仲策对西医也颇有微词:“平实而论,余实不能认为协和医生之成功,只能谓之为束手。”一时间,协和医学院与其代表的西医成为众矢之的。梁启超的学生、著名诗人徐志摩又跳将出来,火上浇油,于5月29日在《晨报》副刊发表了题为《我们病了怎么办》一文,借机兴风作浪,鼓惑声援陈西滢“西医就是拿病人当试验品”之口号,并以梁先生“白丢腰子”之实证,向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、兴师问罪,要求当家与亲友公开站出来与协和对簿公堂,查清事实真相,索赔蒙受损失等等。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具体情形是,西医刚刚传入中国,立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

京东: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

亚马逊: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

足未稳,无论是百姓还是一般的知识阶层,对西医还缺乏认识,西医西药大受质疑,而攥在医生手里那把明晃晃的刀子更是令人惊恐,而协和医院为梁启超手术的主要主刀者,乃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、协和医学院院长刘瑞恒。刘的副手则是纯种的美国人,一位声名赫赫的外科医生。北京协和医院是当时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先进的西医医院,如果这时对协和医院的医术大加鞭挞,或像徐志摩等人说的一样诉诸法庭,梁启超很有可能会得到“一个说法”,并有大笔赔偿金到手。但这样做的后果是,整个中国社会很难再相信西医西药和医生手中的刀子了,协和名誉扫地,百姓不再前往就医,协和很可能就此倒闭关门。如此循环下去,最终吃亏的还是中国的百姓。此时的梁启超头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对于这一“以人命为儿戏”(梁启超语)的事故,作为亲身的受害者,梁启超仍把西医看作是科学的代表,认为维护西医的形象就是维护科学,维护人类文明的进步事业。为了维护西医社会声誉,以便使这门科学在中国落地生根,梁不但没有状告院方,相反的是禁止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,明确表示不求任何赔偿,不要任何道歉,并于病例塌上艰难支撑病体,亲自著文为协和医院开脱。1926年6月2日,《晨报副刊》发表了梁启超《我的病与协和医院》一文,内中详述了自己此次手术的整个过程,同时肯定协和的医疗是有效的。梁启超说:“出院之后,直到今日,我还是继续吃协和的药,病虽然没有清楚,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。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,绝对休息,三两个月后,应该完全复原。至于其他的病态,一点都没有。虽然经过很重大的手术,因为医生的技术精良,我的体质本来强壮,割治后10天,精神已经如常,现在越发健实了。”至于该不该割去右肾的问题,梁启超提出责任不在协和。他说:“右肾是否一定该割,这是医学上的问题,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。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,我不过受局部迷药,神智依然清楚,所以诊查的结果,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很明白的。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,断无可疑。后来回想,或者他‘罪不该死’,或者‘罚不当其罪’也未可知,当时是否可以‘刀下留人’,除了专门家,很难知道。但是右肾有毛病,大概无可疑,说是医生孟浪,我觉得冤枉。”文章的最后,梁启超极为诚恳地讲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,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。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,虽然诊查的结果,不如医生所预期,也许不过偶然例外。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查,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‘阴阳五行’的瞎猜,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。我盼望社会上,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,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,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。——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。”这篇对做了错事的协和医院“带半辩护性质”的文章,的确为协和的声誉和群众的情绪以及沸腾的舆论,起到了维护和平息的作用。尽管当时梁启超并不清楚事实真相,但


自己的病情和症状应该是清楚的,上文的话不能不说是有些违心。可以想像的是,当梁氏说哪些违心之语的时候,其内心的痛苦一定是巨大的。尽管后来事情真相渐露端倪,梁启超私下里也承认“手术的确可以不必用”,但仍没有向协和问难之意。1929年1月19日,梁启超与世长辞,享年56岁。后来,梁启超之子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到协和医院住院,终于弄清了当年梁启超当年丢腰子是由于护士失误,在作标记的时候把好肾的位置当成了坏肾而标识,手术时,医生并没有严格检查核对,于是,梁启超一个好“腰子”被割掉。2006年8月10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次病案展览,一大批珍贵的病案走出历史尘封,其中包括梁启超病例档案。经专家对其观察研究,与梁思成听说的原因基本相同。至此,历经八十年的梁启超“错割腰子”一案,总算尘埃落定。一代学术大师梁启超入住他所相信的协和医院而白丢了“腰子”,这不能不令人扼腕。回首往事,细加分析,与其说梁启超“白丢腰子”是被他所“笃信的科学”所害,不如说他为科学所做出的牺牲更具理性和人道。梁氏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与苦痛,维护着自己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,而代价则是他的整个生命。呜呼![注:本文部分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5最新增订版,2016加图表印刷本,有删节]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金秋大赠送,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点击--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亚马逊:《南渡北归》全三册

上一篇:“诗”和“词”有何区别?为何古代神童都不会
下一篇:吕布手刃董卓,他们之间为何反目成仇?_历史
友情链接+友情链接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