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儿女 敬爸妈 家和万事兴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社区搜索|新手帮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家讲坛 >

恭亲王长子何以敢诱抢族姑_历史

恭亲王长子何以敢诱抢族姑
恭亲王奕訢居住的恭王府图片(图源网络)
恭亲王长子何以敢诱抢族姑
网赚高手一个做父亲的,竟然希望儿子快点死掉,可见父亲对儿子情断义绝之甚。《清朝野史大观•清宫遗闻》讲述了清朝一个皇室家庭的轶事,让人读后感叹不已。故事里的父亲是清末重要政治人物恭亲王奕忻,儿子是奕䜣的长子载澂。奕䜣,爱新觉罗氏,道光帝第六子,是个差一点当皇帝的人。奕䜣一生,在政治舞台上经历几番大起大落,而他在家庭生活中更是经历了太多的身心交瘁。他有四个儿子,其三、四两子俱幼殇,长子载澂袭贝勒,然而成年后胡作非为。载澂,同治元年(1862)进封为贝勒,同治十二年再加郡王衔头。这个“官二代”一点儿不争气,史书上给他的评价皆是“淫恶不法”、“年少纵欲”、“狂淫无度”之类。做父亲的奕䜣拿他没有一点儿办法,最终落到父子情义断绝的地步。光绪十一年(1885),载澂患病,奕䜣不忧反喜,竟日盼其死。虽然表面上“延医吃药,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。”日久病重,家里人劝奕䜣“姑念父子一场,还是为他送终吧”。奕䜣见载澂浑身黑皱绸衣裤,上用白丝线绣满蜘蛛,便大怒呵道:“就这一身匪衣,也该早死了!”说罢,掉头而去。载澂很快气绝身亡,年仅二十八岁。让父亲最痛恨的儿子丑剧,是这样一件事情。《清朝野史大观•清宫述闻》中记载,某年夏天,载澂率一帮恶少游什刹海。在岸边品茶时,见邻座有一妖艳妇人,独坐无偶,向他频丢媚眼。好像似曾相识,而欲言又止。载澂性喜沾花惹草,派手下购莲蓬一束相赠,并对她说:“这是大爷所赠,想与你相会,可以吗?”妇人答道:“我家人杂,很不方便,请大爷选个地方吧。”载澂闻之大喜,于是把她邀到一家酒楼密室相会,“从此为云为雨”。有意思的是,两人相好日久,妇人知其为载澂,载澂却不知妇人姓甚名谁。一日,载澂对妇人说:“我俩情投意合,却不能长相厮守。这可怎么办?你能嫁给我吗?”妇人答道:“家有婆婆有丈夫,那样势必不成。唯一的办法,只有你在半路上把我劫走。大爷劫一妇人,谁敢说半个不字!”载澂听说大喜,仍约女子会于什刹海茶座间,他率一群恶少一拥而上,把妇人劫走。一时舆论沸腾,以为载澂抢夺良家妇女,不知是两人预先设计。该妇人家境甚贫。其公公曾为浙江布政使,后因犯事逃至普陀为僧,从此家境破落。其夫为京曹官,听说妻子被载澂劫去,不敢控告,怒气郁结,酿成疯癫,终日被发袒胸,在街上胡言乱语。后来得知,该妇也是宗室(皇族)之女,论起辈分,竟是载澂的同族姑姑!
恭亲王长子何以敢诱抢族姑
恭亲王长子载澂(俗称澂贝勒)照片
其实,载澂天资聪颖,自幼受到良好教育,喜读书吟诗,虽未及三十而陨,已有不少成熟的诗作,有《世泽堂遗稿》三册传世,署名多罗果敏。可惜,载澂虽有文才,却以放荡顽劣驰名。平心而论,奕䜣并非一味放纵不管,当他听到儿子的乱伦抢亲丑事后,气愤之极,将儿子囚禁在家中高墙内,“意在永禁”。只是后来奕䜣的福晋病故,载澂向慈禧太后求情,称“当尽人子之礼,奔丧穿孝”,才奉特旨赦免放出高墙。至于后来父子情断义绝,已是晚矣。这可能与载澂早年两个幼弟早殇,他又是长子,自幼深得父母溺爱有关。奕䜣家教的失败,由此可见一斑。值得玩味的是,史料中有这样一句:“当澂出入宫禁最密时,王深恐变作。”原来,奕䜣最担心的是,载澂人品顽劣,倒也罢了,关键不要带坏了小皇帝载淳(同治皇帝)。载淳与载澂虽然一为君一为臣,但毕竟是亲叔伯兄弟,两人年龄接近(载澂年长2岁);载澂自幼在宫内上书房伴读,与载淳气味相投。长大后,载澂经常出没于声色犬马之地,见多识广,常把外间的奇闻趣事绘声绘色地讲给小皇帝听。载淳亲政后,禁不住诱惑,仍常与载澂微服出宫,与他到娼楼酒馆宵游夜宴,寻花问柳。奕䜣虽知情,又不敢张扬,使皇帝蒙羞。长此以往,载澄更是无法无天。小贝勒爷载澂之“狂淫无度”在清朝皇室中并非个案,而仅是一个代表而已。当初努尔哈赤兴起不久,便赐与子弟叔侄以“贝勒”等称号。顺治年间分封亲王、郡王、贝勒、贝子、公共等称号96人。以后皇子王孙日益增多,乾隆时宗室已达数千人。清廷从制度上给与皇族十分优厚的待遇,皇子王孙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袭封高级爵位,就可分取大量金、银、财帛和人丁、庄园,就能安居王府,岁领俸禄,过着金银满库、奴仆成群、一呼百应、锦衣玉食的豪华生活。一些贝勒爷花天酒地,横行不法。豫亲王多铎的六世孙裕兴,袭爵后“不自爱惜,恣意干纪”,好色成性,强奸侍婢,逼迫致死。克勤郡王岳托的曾孙纳尔图,戏弄王爷成风,打死无罪之人。第七代郑亲王神保住,荒淫无耻,“恣意妄为,致目成眚”,横暴残忍,凌虐族兄之女。惇亲王绵恺,嗜好鸦片,将优伶囚于府中,任意凌虐。庄亲王奕赉,“浮薄无行”,与镇国公溥喜赴尼寺吸食鸦片。镇国公绵顺,更是故作非为,携妻妾,带妓女,赴庙唱戏,恣意寻欢逐乐。如《清朝野史大观•清宫遗闻》中所哀叹的那样:“蔑伦绝理,形同禽兽,皇室固当如是乎?”在晚清爱新觉罗家族中,奕䜣堪称最具才识之人,他使濒临覆亡的清廷得以“中兴”。然而,毕竟政体腐朽,非一人一力可以挽回。更何况如载澂这样一批“恣意妄为”、“狂淫无度”的接班人,清王朝焉能不加速衰亡与覆灭矣。
上一篇:朱熹与陆九渊的“无极、太极”之争_历史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+友情链接申请